熠冉

女朋友是谕
日常是跟在谕身后浑水摸鱼_(:з」∠)_
间接性消失,各种脑洞满脑子乱飞。
是个蝉吹,欢迎来找我玩呀!

看了看之前的黑历史,年更选手还有良心(bu)

补一个5.31摸谕的五杀大小姐

菜鸡阿离终于有一次不那么能下饭的操作了🎉

两个月没玩,被爱妃拉去QQ区三排的时候的朋友反应……

他是个魔鬼吧?!!


我佛啦这个人怎么能那么撩
乔姐又有新衣服了,这时候就特别想把乔妹也安排上。

不玩辅助就永远不知道辅助有多大的潜力🤔

214情人节快乐!每天都有在认真的浑水摸谕鸭🤗

情人节就要有个情人节的亚子。打排位匹配局局都有情侣。

打野太凶把上一局的队友吓到了怎么办?

论傍上一个野王是什么感觉?🙈

一个字:爽!😏

谕的情话日常(我不承认我被撩到了!

后面那个和虹姐姐的三排,有感觉到被人宠着啊😶和我玩的时候她们都把中让我了

我:真羡慕你们这些全能补位的人😤

谕:你只用会一个位置就行啦😘

虹姐姐:tui我不吃狗粮!😡

熠冉浑水摸谕的日常

( '▿ ' )爱妃的飞衡韩信首发就是个完美的四杀!一打四的样子超帅!!!

还有就是,距离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上赛季,我终于混分混上荣耀了噫呜呜噫太不容易了(49星三次三连跪(泪目

【花蝉】独占欲

★给焦太太@焦焦糖的新年贺文。

★我真的不要搞剧情我只想搞貂蝉噫呜呜噫。

★有隐形剪头

★大家新年快乐呀!


那个人是属于舞台的,她是大众的财富,却唯独不是她一个人的珍宝。

花木兰看着在舞台上散发着光的貂蝉,垂下了眼眸。心中的翻腾却停不下来。

在舞台中央翩翩起舞的女孩仿佛是黑暗中唯一的光,吸引着全部人的视线。她是属于舞台的,天生就引人注目。

突然有一只冰凉的手附上额头,伴随着王嫱独有的清冽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木兰,你不舒服吗?”

花木兰被突如其来的冰凉惊了一下,缓了缓神:“没有啊,我没事,谢谢阿嫱关心。相比起我,更应该担心你自己才是,要注意保暖啊。”她把搁置在额头上的手摘了下来,用双手捧住,想以此来温暖那冰凉的纤手。

王昭君歪了歪头,看着花木兰好像并没有不舒服的样子,放下了心。“平日你不是最爱看貂蝉跳舞吗,今日却心不在焉的,还以为你生病了。”也没有抽回被抓住的手,就这被抓着手的姿势把另一只手塞到了花木兰的双手中。虽然她体寒,但是不害怕深秋的寒冷。但是有个人肉暖炉帮忙暖手,她亦不会拒绝。

听到那个名字让花木兰神情一滞,随即反应了过来,趁着王昭君微微低头的空挡调整好表情,“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让你担心了。”她实在是对那个人无可奈何啊。脑子里浮现出那个名字,让花木兰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微笑。

在舞台上旋转着的貂蝉抽空往那个她悄悄偷看过无数次的角落看过去,正看到两个璧人紧靠在一起,花木兰捧着王昭君的双手低头微笑。苦笑了一下,一股酸涩冲上心头,她不是属于自己的啊。

一舞毕,貂蝉脑子里还是那两个人拉着双手靠在一起的景象。一个不注意,数十厘米的高跟鞋就踩空了,貂蝉控制不住的向前摔去。后台掀起一片片惊呼。

就在貂蝉闭眼等待被摔在地上时,一双手拉住了她,随即扑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她一睁眼,便看到一个不同于寻常女子柔美的下颚弧度,再往上是一个高挺的鼻子和一双蓝色的眼睛。

那是一张她异常熟悉的脸。对于露娜,貂蝉对其的态度可谓不同。她们前一秒可能还在相互激烈的争执,后一秒可能又怀带着满满的欣赏之意坐在一起对饮,虽然她们两人的对话一般都是委婉的损着对方。若说貂蝉的笑脸无懈可击,那么露娜会是少数中让貂蝉变脸的存在。

若是以往,貂蝉出了个大丑,露娜便会在此刻毫不留情的讽刺她。可是这会,貂蝉在那澄澈的蓝眸中看到的只有关切,而露娜也少见的没有出口嘲讽,而是抱扶着她坐在了后台的一张椅子上。

身穿一身西服的露娜显得腿更加的长,她单膝下弯蹲了下去,一只手抬起了貂蝉的脚,看了看,“还好,只是轻微扭伤,回去冰敷一下就行了。”

刚刚跳完舞的身体带着微微的暖意,被露娜冰凉的手一冻貂蝉就忍不住打了个让人难以察觉的寒颤。她呆呆的看着蹲跪在她脚边的人,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直到主持人在大帷幕旁边呼叫露娜的名字,她才悠悠起身,拍了拍被貂蝉弄起些许褶皱的西服,抬眼看了看貂蝉,丢下一句小心看路便匆匆向主持人那边赶了过去。

等到安抚好周围围过来的同学,人群散去,貂蝉才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花木兰。

在花木兰从通道走进后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貂蝉主动的扑进了露娜怀中。准备和貂蝉打招呼所抬起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果然,还是不行啊。

等看着周围人一拥而上的围在那个人的身边,低低碎碎的慰问和关心的话语传进耳朵,花木兰才猛然发现自己好像是误会了什么,快步的走过去像看看那个人,却被人群挤在了外层。

花木兰看着貂蝉轻声安抚着周围她担心的人,心想:果然她还是不属于她啊。

人群散去,两个相隔不远的人对上了眼。

貂蝉扬起平日的笑脸,“你这么过来了?”

看着熟悉的笑脸,花木兰也扬起了唇,“不过来岂不是看不到我们大小姐这般狼狈的模样了?”语毕,抬腿走到了貂蝉跟前。

貂蝉看着那人也似露娜一样蹲跪在她身前,歪了歪头,“我摔跤啦,要木兰亲亲抱抱。”双手朝花木兰敞开,琥珀色的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她。

花木兰原本看着脚伤势的眼睛盯着貂蝉,两息过后被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人撒娇犯规啊。

站起身,转了个圈背对着貂蝉蹲下,“上来吧,我背你回去。”

还好貂蝉这次的裙子不是很短,要不然以背着的姿势怎么样也会走光。闭着眼睛感受着从花木兰身上传来的温度,像个暖炉一样。让貂蝉猜想她可能是刚刚打完球过来的,身上热乎乎的。貂蝉披着花木兰的外套,整个人被花木兰身上的气味包裹着,仿佛全身都被那人抱着。她不由得收了收绕在花木兰脖颈上的手臂,想理她更近一点。

花木兰平时锻炼的不少,而貂蝉的体重在同体型的女性中也算是轻的,然而一口气被这一个人走一大段路也累得花木兰粗气微喘,在带着凉意的深秋中冒了些汗。也还好貂蝉的家就在附近,不然花木兰体能再好也坚持不了。

把人放在沙发上,花木兰就去冰箱里找冰块给貂蝉准备冰敷了。貂蝉家里有地暖,而且她也不在乎那些钱,在天气转凉的时候屋子里就早早的开起了暖气,花木兰也不担心衣着单薄的貂蝉会感冒。相比之下,还是脚上的伤更加重要,她明白跳舞对貂蝉有多么重要,脚上的伤可容不得半点闪失。

貂蝉看着忙前忙后的花木兰,不由得又想起了两人靠在一起的一幕。貂蝉垂眸,那个微笑,太刺眼了。

花木兰看着貂蝉双眼无神的样子,手上没控制好力气,让纱布紧紧的缠住那只玉足。她还在想露娜吗?露娜对她就那么重要?

突然脚踝一痛,抬头看到花木兰绑好纱布皱着眉头看着她,一丝丝的不悦在眉宇间清晰体现。惊得貂蝉羽扇似的睫毛一颤,是因为她打扰了她们,所以才不开心吗。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无言,尴尬的沉默蔓延在两个人身边。

“来做吗?”

貂蝉的一语打破了身边的沉默,她们好像也好久没有做过了。

花木兰看着貂蝉,见她没有开玩笑的样子,迟疑了会点了点头。

因为沙发不方便动作,花木兰又把人抱到了床上。貂蝉的床很大,躺四个人都绰绰有余。而且非常软,一把人放进去,床就凹了一块下去。花木兰不是第一次来貂蝉的家,但是是第一次早在她的房间里做这种事。

床垫和被子的米白色的,非常没有貂蝉的感觉。甚至花木兰之前一直怀疑貂蝉的房间甚至床和被子都是粉粉嫩嫩的粉红色。

在沙发上貂蝉就退去了她原来那一身华美的舞蹈服,只是单单身着黑色的内衣裤躺在床上。白色的床映衬着莹白的躯体,两处黑色不仅勾勒出完美的身姿,更是衬得那肌肤更加白皙。

长长的黑发左一丝,右一缕地散落在米白色的床上,床上之人琥珀色的眸子似浸了水一般,点点荧光在眼瞳中流动。脸上精致的妆容还未卸掉,殷红的唇微微张开,里面的粉嫩的小舌时隐时现。她双手置于头顶,一只腿微微曲起,躺在床上一副任人采撷的模样。

这幅模样怕是连神都忍不了,更何况是早已被这个妖精迷得晕头转向的花木兰。

霎时间,刚刚平复的粗喘声回荡在房间里。

花木兰呼吸一窒,麻利的退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三步并两步地走靠近那床上的人。她低头吻住了那红唇,一只手麻利的伸到貂蝉背后解开了衣带,没有束缚的两团立马就跳了出来。

花木兰在貂蝉口中凶猛的攻略城池,勾住那个不安分的小舌与之共舞。双手亦是没有空闲的按揉着胸前的两团莹白。

貂蝉的身材毫无疑问的极好的,胸前的两团凶器几乎能闷死人,平坦的小腹一丝赘肉都没有,腰线也十分明显。而后翘的臀部也不是干瘪的,手感极好,揉上去很容易上瘾。

貂蝉感觉到有一只炙热的手从她胸前慢慢下滑,像点火一样点燃了她全身。

“唔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