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冉

女朋友是谕
日常是跟在谕身后浑水摸鱼_(:з」∠)_
间接性消失,各种脑洞满脑子乱飞。
是个蝉吹,欢迎来找我玩呀!

【花蝉】独占欲

★给焦太太@焦焦糖的新年贺文。

★我真的不要搞剧情我只想搞貂蝉噫呜呜噫。

★有隐形剪头

★大家新年快乐呀!


那个人是属于舞台的,她是大众的财富,却唯独不是她一个人的珍宝。

花木兰看着在舞台上散发着光的貂蝉,垂下了眼眸。心中的翻腾却停不下来。

在舞台中央翩翩起舞的女孩仿佛是黑暗中唯一的光,吸引着全部人的视线。她是属于舞台的,天生就引人注目。

突然有一只冰凉的手附上额头,伴随着王嫱独有的清冽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木兰,你不舒服吗?”

花木兰被突如其来的冰凉惊了一下,缓了缓神:“没有啊,我没事,谢谢阿嫱关心。相比起我,更应该担心你自己才是,要注意保暖啊。”她把搁置在额头上的手摘了下来,用双手捧住,想以此来温暖那冰凉的纤手。

王昭君歪了歪头,看着花木兰好像并没有不舒服的样子,放下了心。“平日你不是最爱看貂蝉跳舞吗,今日却心不在焉的,还以为你生病了。”也没有抽回被抓住的手,就这被抓着手的姿势把另一只手塞到了花木兰的双手中。虽然她体寒,但是不害怕深秋的寒冷。但是有个人肉暖炉帮忙暖手,她亦不会拒绝。

听到那个名字让花木兰神情一滞,随即反应了过来,趁着王昭君微微低头的空挡调整好表情,“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让你担心了。”她实在是对那个人无可奈何啊。脑子里浮现出那个名字,让花木兰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微笑。

在舞台上旋转着的貂蝉抽空往那个她悄悄偷看过无数次的角落看过去,正看到两个璧人紧靠在一起,花木兰捧着王昭君的双手低头微笑。苦笑了一下,一股酸涩冲上心头,她不是属于自己的啊。

一舞毕,貂蝉脑子里还是那两个人拉着双手靠在一起的景象。一个不注意,数十厘米的高跟鞋就踩空了,貂蝉控制不住的向前摔去。后台掀起一片片惊呼。

就在貂蝉闭眼等待被摔在地上时,一双手拉住了她,随即扑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她一睁眼,便看到一个不同于寻常女子柔美的下颚弧度,再往上是一个高挺的鼻子和一双蓝色的眼睛。

那是一张她异常熟悉的脸。对于露娜,貂蝉对其的态度可谓不同。她们前一秒可能还在相互激烈的争执,后一秒可能又怀带着满满的欣赏之意坐在一起对饮,虽然她们两人的对话一般都是委婉的损着对方。若说貂蝉的笑脸无懈可击,那么露娜会是少数中让貂蝉变脸的存在。

若是以往,貂蝉出了个大丑,露娜便会在此刻毫不留情的讽刺她。可是这会,貂蝉在那澄澈的蓝眸中看到的只有关切,而露娜也少见的没有出口嘲讽,而是抱扶着她坐在了后台的一张椅子上。

身穿一身西服的露娜显得腿更加的长,她单膝下弯蹲了下去,一只手抬起了貂蝉的脚,看了看,“还好,只是轻微扭伤,回去冰敷一下就行了。”

刚刚跳完舞的身体带着微微的暖意,被露娜冰凉的手一冻貂蝉就忍不住打了个让人难以察觉的寒颤。她呆呆的看着蹲跪在她脚边的人,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直到主持人在大帷幕旁边呼叫露娜的名字,她才悠悠起身,拍了拍被貂蝉弄起些许褶皱的西服,抬眼看了看貂蝉,丢下一句小心看路便匆匆向主持人那边赶了过去。

等到安抚好周围围过来的同学,人群散去,貂蝉才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花木兰。

在花木兰从通道走进后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貂蝉主动的扑进了露娜怀中。准备和貂蝉打招呼所抬起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果然,还是不行啊。

等看着周围人一拥而上的围在那个人的身边,低低碎碎的慰问和关心的话语传进耳朵,花木兰才猛然发现自己好像是误会了什么,快步的走过去像看看那个人,却被人群挤在了外层。

花木兰看着貂蝉轻声安抚着周围她担心的人,心想:果然她还是不属于她啊。

人群散去,两个相隔不远的人对上了眼。

貂蝉扬起平日的笑脸,“你这么过来了?”

看着熟悉的笑脸,花木兰也扬起了唇,“不过来岂不是看不到我们大小姐这般狼狈的模样了?”语毕,抬腿走到了貂蝉跟前。

貂蝉看着那人也似露娜一样蹲跪在她身前,歪了歪头,“我摔跤啦,要木兰亲亲抱抱。”双手朝花木兰敞开,琥珀色的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她。

花木兰原本看着脚伤势的眼睛盯着貂蝉,两息过后被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人撒娇犯规啊。

站起身,转了个圈背对着貂蝉蹲下,“上来吧,我背你回去。”

还好貂蝉这次的裙子不是很短,要不然以背着的姿势怎么样也会走光。闭着眼睛感受着从花木兰身上传来的温度,像个暖炉一样。让貂蝉猜想她可能是刚刚打完球过来的,身上热乎乎的。貂蝉披着花木兰的外套,整个人被花木兰身上的气味包裹着,仿佛全身都被那人抱着。她不由得收了收绕在花木兰脖颈上的手臂,想理她更近一点。

花木兰平时锻炼的不少,而貂蝉的体重在同体型的女性中也算是轻的,然而一口气被这一个人走一大段路也累得花木兰粗气微喘,在带着凉意的深秋中冒了些汗。也还好貂蝉的家就在附近,不然花木兰体能再好也坚持不了。

把人放在沙发上,花木兰就去冰箱里找冰块给貂蝉准备冰敷了。貂蝉家里有地暖,而且她也不在乎那些钱,在天气转凉的时候屋子里就早早的开起了暖气,花木兰也不担心衣着单薄的貂蝉会感冒。相比之下,还是脚上的伤更加重要,她明白跳舞对貂蝉有多么重要,脚上的伤可容不得半点闪失。

貂蝉看着忙前忙后的花木兰,不由得又想起了两人靠在一起的一幕。貂蝉垂眸,那个微笑,太刺眼了。

花木兰看着貂蝉双眼无神的样子,手上没控制好力气,让纱布紧紧的缠住那只玉足。她还在想露娜吗?露娜对她就那么重要?

突然脚踝一痛,抬头看到花木兰绑好纱布皱着眉头看着她,一丝丝的不悦在眉宇间清晰体现。惊得貂蝉羽扇似的睫毛一颤,是因为她打扰了她们,所以才不开心吗。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无言,尴尬的沉默蔓延在两个人身边。

“来做吗?”

貂蝉的一语打破了身边的沉默,她们好像也好久没有做过了。

花木兰看着貂蝉,见她没有开玩笑的样子,迟疑了会点了点头。

因为沙发不方便动作,花木兰又把人抱到了床上。貂蝉的床很大,躺四个人都绰绰有余。而且非常软,一把人放进去,床就凹了一块下去。花木兰不是第一次来貂蝉的家,但是是第一次早在她的房间里做这种事。

床垫和被子的米白色的,非常没有貂蝉的感觉。甚至花木兰之前一直怀疑貂蝉的房间甚至床和被子都是粉粉嫩嫩的粉红色。

在沙发上貂蝉就退去了她原来那一身华美的舞蹈服,只是单单身着黑色的内衣裤躺在床上。白色的床映衬着莹白的躯体,两处黑色不仅勾勒出完美的身姿,更是衬得那肌肤更加白皙。

长长的黑发左一丝,右一缕地散落在米白色的床上,床上之人琥珀色的眸子似浸了水一般,点点荧光在眼瞳中流动。脸上精致的妆容还未卸掉,殷红的唇微微张开,里面的粉嫩的小舌时隐时现。她双手置于头顶,一只腿微微曲起,躺在床上一副任人采撷的模样。

这幅模样怕是连神都忍不了,更何况是早已被这个妖精迷得晕头转向的花木兰。

霎时间,刚刚平复的粗喘声回荡在房间里。

花木兰呼吸一窒,麻利的退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三步并两步地走靠近那床上的人。她低头吻住了那红唇,一只手麻利的伸到貂蝉背后解开了衣带,没有束缚的两团立马就跳了出来。

花木兰在貂蝉口中凶猛的攻略城池,勾住那个不安分的小舌与之共舞。双手亦是没有空闲的按揉着胸前的两团莹白。

貂蝉的身材毫无疑问的极好的,胸前的两团凶器几乎能闷死人,平坦的小腹一丝赘肉都没有,腰线也十分明显。而后翘的臀部也不是干瘪的,手感极好,揉上去很容易上瘾。

貂蝉感觉到有一只炙热的手从她胸前慢慢下滑,像点火一样点燃了她全身。

“唔哼——”

emm看看图片行不行吧

lof也太敏感了吧,我车轮子都没有呢!原本不想写车的,这样我突然想写了怎么破……

祝大家521快乐鸭(虽然已经过了……

【露娜】奶茶

emm因为520发生了些事气得我把4k字存稿全删了……

521就临时短打一个小段子吧……

(´இ皿இ`)临时短打,很烂!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那种……有空再改吧

————

  久违的,w市下起了雪。
  
  雪花洋洋洒洒的从天空中不情不愿的落下,一些随着风飘落在站在宿舍楼前面身影的肩上,一些钻进她围得散漫的围巾中。
  
  露娜扫了扫头上积落的雪花,抖了抖那件并不厚的风衣外套。
  
  她快出来了。
  
  “露娜!”刚刚把雪抖下去,就听到了她熟悉于心的声音念着她的名字。那声音是清扬的,是炎夏里的一缕微风,透过刺眼的阳光,钻进那颗只为某人敞开的心中。
  
  露娜抬头,看着貂蝉蹦跳着从楼上跳下来,波澜不惊的蓝眸中泛起微微的笑意,微抿着的唇也勾起一丝温柔的弧度。
  
  貂蝉跳下楼,站定在露娜面前,双手背于身后微微弯腰打量着她。
  
  在视线中出现某个身影后,弥漫着温暖的眼瞳就一直饱含笑意,大方的任人打量。
  
  在像x光一样全身扫过几次之后貂蝉满意的点了点头,“准点到达~”
  
  “好啦,看完了吧?我可没有提前到噢。”露娜将一直轻捂在怀中的热奶茶拿出来,插好吸管递给貂蝉。“喏,给你。”
  
  “哇呜谢谢娜娜!”貂蝉并没有第一时间接过她喜欢的热奶茶,而是转过身,双手捧住露娜的脸,“吧唧”一口亲在露娜脸颊上。随即放开手,开开心心的接过奶茶喝了起来。
  
  露娜被貂蝉的行为惊到了,右手保持着刚刚拿着奶茶的姿势,左手轻抚上刚刚被貂蝉吻过的地方。一向平静的蓝瞳冒出几许慌乱,发丝半掩的耳朵也泛起微微的红色。
  
  貂蝉走在前面,有些气恼,气恼自己的冲动。她怕她突然的举动会吓到露娜,怕她那耻于人前的小心思被露娜猜到,更怕露娜从此疏远她。
  
  余光看到身旁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之后,恼怒、失落充满貂蝉心头。果然是吓到她了啊……
  
  露娜微微回过神,看着像一头牛一样低头往前冲的貂蝉不由得好笑。快步走过去,像往常一样的拉住她的手。“你是一头小牛吗?”
  
  被拉住手都那一瞬间,前面充斥在心间的负面情绪全消失了。“你才是小牛!”
  
  露娜的手不似她本人一样冰凉,反而是暖呼呼的,在冬天里像个人肉暖炉。
  
  貂蝉虽然手脚冰凉,但却不觉得冷。尽管感受不到寒意,但这并不是阻止貂蝉喜欢粘着露娜的理由。
  
  不知从谁开始,交握的手指相扣。
  
  貂蝉侧着头,感受着手中传来的暖意,唇角忍不住的上翘。
  
  这奶茶好甜啊,甜到有点腻了。
  
  露娜微微低头,看着貂蝉故意转过头而露出的后脑勺,看着微乱的黑发遮不住耳朵上的红色,眉眼间的笑意渐浓。“好喝吗?”
  
  “嗯?”貂蝉闻言转过头,卡顿的大脑还没有恢复正常工作。她记得露娜从来不喝这种没营养的饮料的。
  
  露娜看着那双被奶茶滋润过显得氤氲诱人的双唇,某种东西在这双剔透的蓝眸中滋生,“好喝么?”
  
  眨了眨眼睛,貂蝉将奶茶递到露娜面前,“你要试试看么?”
  
  看着那双被乳白色液体点染的唇瓣开开合合,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好啊。”
  
  就着貂蝉的手,浅淡的薄唇微微张开,一节粉色的舌头缠绕着将吸管卷进口中。末了露娜还舔了舔唇,将白色的的奶沫清理干净后,笑着开口:“非常甜,”看着就在不远处的双唇,“谢谢款待。”
  
  
  
  
  
  
  
  
  
  
  

一个片段

 ★主露蝉,轻微离蝉,有all蝉倾向

    ★大概是露娜→貂蝉←公孙离(隐性)

    ★是露娜孙悟空新皮出的那段时间,至于为什么隔了两三个月……还没写完……其实还是今天中午写的(懒。)

大概是,没人催就没动力叭哈哈哈哈哈嗝∠( ᐛ 」∠)_

就是想发出来,就算没写完我也要发【打死】

——————

     露娜已经很久没有在峡谷中战斗过了。越来越多的控制型战士和辅助使得身为法师却要贴脸战斗的她愈加力不从心。
  
  她带起了阔别已久的惩戒,没有理会队里不停暗示着的孙悟空,也没有看一下那套华美的红色嫁衣,自顾自地换上了紫霞的衣服。
  
  露娜看着这套熟悉不过的紫衣,忍不住笑了笑。说起来这还是与她初次相遇的服装,想到当时她惊艳的目光,露娜眼底都浮起了漫不经心的宠溺。
  
  到达过法师巅峰,却又跌落神坛。尽管现在很弱势,但她依旧艰难的战斗在前一线。可能也因为她们很像,所以自己的目光才会忍不住望向那个笑颜明媚的女人吧。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带她去对面反蓝……
  
  露娜抿紧了唇,握紧了那支被她称赞过的紫金宝剑。就算她不再强势,但既然回到了战场,也不代表她露娜是好欺负的!
  
  ————————————
  
  貂蝉喝了一口公孙离刚刚递给她的橙汁,看着小兔子亮晶晶的望着她,笑弯了眉眼,“很好喝!谢谢你,阿离。”
  
  “前辈喜欢就好!阿离以后再给前辈准备果汁吧!”小兔子看着那个笑颜如花的女人,幸福的冒出了泡泡来。作为她偶像,貂蝉总是能在一颦一笑之间影响着公孙离。她笑颜,公孙离会一起跟着开心;她蹙眉,公孙离也会跟着忧愁。
  
  “好呀,但是别太累哟。”貂蝉伸手揉了揉公孙离的头顶,“也要适当休息的嘛。”
  
  公孙离脸红红的把脸埋在手上抱着的那把伞中,试图用这把并不大的伞遮住自己在偶像面前的丢脸行为。
  
  没办法,她就是这么好的一个人呀。在貂蝉看不见的地方,满足的笑着。
  
  “好啦,战斗快开始了,快去准备吧。”
  
  “好的,前辈!”
  
  看着小兔子一蹦一跳远去的身影,貂蝉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习惯性的拿起那身红裙子的手顿了顿,最后还是换上了平时极少穿的白衣。说起来,这是她还没见过的衣服呢。
  
  貂蝉坐在秋千上,望着周身飞舞着的白蝶,眼睛却是涣散无聚焦的。
  
  不知道今天又会遇到谁……

记一次有生之年系列的露蝉同框排位。
呜呜呜露蝉真的是十分般配了😭她们怎么那么好看!!!